印象最深的是一本书里的故事。(补充:书名《维纳科斯和波罗尔》,原著更精彩,我只是凭记忆复述。)一个神射手去追杀某个恶魔,最后的一箭射偏了,插在了恶魔身边的树上,恶魔趁机跑了。人们因此唾骂神射手,导致年轻有为的他郁郁而终,没人过问,没人关心。而恶魔却有了自己的信徒并且为他盖了神殿。再后来村民集体反抗,用乱石把恶魔打退回了神殿,恶魔顶着门不让暴怒的村民进来。村民仍然丢石块砸门。

恶魔问信徒,门板坚固吗?在哪里砍得木头?信徒说,很坚固,在某地砍得。恶魔点点头,但是觉得地名耳熟。这时一个石块打在了门板上的一个生锈的箭头,箭头直恶魔的心脏。恶魔灰飞烟灭。他的信徒就是用那片森林的树盖的神殿,而那个箭头就是神射手射偏留在树里那支箭。这个故事非常耐人寻味,但是我最在意的是那个神射手悲惨的结局。但是他的最后一箭穿越了几百年,最后还是射穿了猎物的心脏。箭术提升+1

第二个是“不再天真”这个任务。一个小男孩在家人死后被送往孤儿院,那里的院长“慈祥桂罗”对孩子们打骂折磨是家常便饭,小男孩居住了一段时间后不堪受辱偷跑回家,在家里独自一人念念叨叨的进行黑暗仪式,试图召唤黑暗兄弟会的杀手来杀掉桂罗这个恶老太。我初次进入他的小房间就被地上的骷髅、人心、诡异的烛火给震惊到了,一个本该单纯天真年龄的小男孩竟对人怀有这么强烈的憎恨。“不再天真”这个任务名字我当时品味了很久,一如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现实世界里也有许多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

海尔辛的魔神任务,可以先帮辛丁把所有的猎手都干掉,出门见海尔辛拿到戒指,再回身进洞把辛丁剁了剥皮,拿另一件轻甲……跟魔神玩黑吃黑……大部分知道这个操作的都认为是bug,但是这么多年,滚6都画饼了这bug还没修……马卡斯的弃疗者任务,可以先跟着迈德纳奇走,到最后拿到古神套之后立刻翻脸把他剁了(注意不要进城),砍翻所有弃疗者再进城,银血家族会感谢你并给一个戒指……也是同时拿到两边的奖励,顺手恶狠狠卖了一波弃疗者,操作难点在于你不一定砍得过那么多弃疗者……

黑暗兄弟会刀皇帝的报酬是2w,然而独孤城一套毛坯房要价2w5,精装修的话刀两个皇帝都不够,这个房价简直真实得令人吐血。天际内战任务,帮帝国打裂谷有个威逼总管出卖情报的任务,总管会非常配合地交出情报以谋求保住自己的职务,然而大军破城之后她还是滚到风盔去了,腐败官僚的末路

天际本土所有的精灵士兵都装备精良,如果你等级够高他们还会从精灵套升级为玻璃套,无比威风;然而到了索瑟姆,精灵士兵除了头盔还是精灵盔,其他护甲全缩水成了皮甲,武器缩水为铁质,说明天际省的高精纯属打肿脸充胖子,帝国当时要是再努力一下指不定就把高精推回去了,也没有白金协定这破事

疯狂的思想任务,疯狂魔神谢尔格拉在对话中提到泰伯赛普汀(即塔洛斯)登上神位,因此高精是真的胆子大,否定了真正的神,风暴斗篷的战争借口比他所宣称的更加合理。入侵梭默大使馆,有一份关于乌弗瑞克的档案提到高精应当给予乌弗瑞克进一步暗中资助以牵制/瓦解帝国,因此乌弗瑞克的战争行为并不像他宣称的那样高尚(档案并未明确提及乌弗瑞克本人是否知道自己有高精赞助,但有一点明确的是风暴斗篷是梭默刻意放养的,目的就在于削弱帝国)

灭了奥杜因之后,那条帮了你的龙会表示老帕实行的是吼声之道的,不如跟着龙裔过日子自在,所以老帕到底杀不杀真的是个大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