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北影厂棚内搭出了一间巨大的日式餐厅及日本庭院,供《杀死比尔1》使用

片场工作照,精英荟萃:导演昆汀(蹲立)、武指袁和平(持剑者)、武替陈虎(前景黑衣)、女主演瑟曼(黄衣)、制片人本德(后排站立者左二)、中方副导演张进战(站立者居中)、摄影师理查德森(白发者)

95年的《四个房间》和97年的《杰基-布朗》风评不佳,商业上也没有成就,让昆汀消沉了很久,原计划的《混蛋》也因而搁浅。

但拍一部功夫片的念想,让这位香港武侠片及日本剑戟片的狂热粉丝终于重新打起了精神。2002年,《杀死比尔》开始制作。

起初,昆汀和片方打算在日本东京实景拍摄,但成本核算之后太昂贵,于是他们找到了替代方案:中国。最后,所有东京部分的内景都在北京摄制,而较少部分的外景则取自东京实地(除了美国中国日本,该片还在墨西哥取景)。

北京和东京在地理上的接近、由袁和平袁家班担纲动作设计、北影厂从《狮王争霸》到《卧虎藏龙》大量动作片的承制经验、昆汀对北京的好印象,都是促成此事的原因。最近刚以男一号身份演完《太极侠》陈虎,当时身为袁家班一员,既要负责设计动作,还要担任演员的武术教练和女主角乌玛-瑟曼的动作替身。他还记得身材高大的乌玛“比较僵”“比较娇气”;而昆汀一开始打算自己出演片中的武林高手白眉道长,一到训练压腿,他就粗话不断,骂不绝口。但因为是导演,又必须以身作则。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戏没演成,昆汀的肥肉倒是减了不少。

张进战是中国电影圈公认的第一副导演,作品包括等 等,在《杀死比尔》剧组,他是中方第一副导演,负责总揽中方协拍的各项工作及现场执行。他表示,《杀死比尔》是自己从影几十年做得最愉快的一次,“完全是 在创作,不是干体力劳动”。他说,昆汀“完完全全在做导演”,而不像一般的中国同行那样,要把70%的精力全都用在各种其实跟导演无关的杂务上。

片场节奏放松,陈虎回忆,甚至有过昆汀头天晚上玩得太过,第二天到了片场宣布说自己今天状态不好,全组放假一天的事情。张进战也证实,《杀死比尔》完全按照的是好莱坞制度,不加班,周末休息。所以,好玩的昆汀玩得不亦乐乎。

原本在北京的日程安排是21天(工作日),但最终拖到了76天,加上休息日,差不多四个月。为什么耽误这么久?2003年,昆汀接受《名利场》 杂志专访时,兴高采烈地解释:“日程表上规定了三天的动作戏,结果他们搞了八个礼拜在香港和大陆,他们(剧组人员)都说:去他娘的日程表”,他更 信口雌黄,“他们的电影都是这么没完没了拍出来的”。

显然他在推卸责任,众所周知,香港电影人从来以超级高效而闻名。真相不难想象,因为没拍过动作片,所以一方面日程设计得不合理,但更主要的则 是,昆汀仗着自己是片方米拉麦克斯影业的宠儿,所以放肆地精益求精(最后影片成本从预算的3600万美元激增50%,达到5500万)。而且,这正好给了 他好好享受异国生活的机会。跟着剧组回美国的陈虎回忆,后来昆汀买回了好几车的中国古董家具,外加一大堆的DVD影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